一周深讀
  本周,一條廣西永福縣百萬春節補貼頂風發放的消息引爆網絡。《北京青年報》刊文公佈了事件始末:原來,這筆錢是縣委書記黃永躍獨自拍板決定發的。26名正副處級公務員,其中25人每人發4.1萬元,唯有縣長王芳是3.2萬元。而這兩個數字也很有講究,按當地官員的說法,“是書記按《易經》掐算出來的!”遺憾的是,黃永躍沒有解釋算法,但其篤信《易經》周圍人都知道,平時辦事和出行都要查黃曆。
  《北京青年報》記者也很有鑽研精神,其採訪了中國《易經》研究會一位專家,被告知這兩個數得出的可能性有二:一是它們是當事人運用15種打卦方式中的一種占卜出來的;另一種可能性就是與《易經》對數字“九”的解讀有關,“九”在陽數中最大,而4.1萬和3.2萬相差正是9的倍數。《壹讀》雜誌藉機探討了官員迷信的問題,該刊認為,很多官員對仕途的控制感很低,需要通過迷信來“補償控制感”,從而在官場自信能卡住位置。在展示了大量案例後,《壹讀》感慨,“如果他們相信星座,可能會少浪費點錢”。
  據《東方早報》披露,河南鄧州3名農民“成立地下市政府”一案已進入法律程序。去年9月,鄧州市文渠鄉婦女張海新等人以不作為為由宣佈將鄧州市政府撤銷,成立“新市政府”。他們刻制公章10餘枚,下發文件、任職公函40餘份,還曾向開發商下發停工通知書,甚至還有200餘戶不明真相的群眾,在該處申請辦理《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》……
  《南方周末》指出,虛假“市政府”被搗毀,拷問現政府的作為與公信力。該報稱,面對底層村民維權的重重關卡,張海新還成立了農民自己的“集體經濟組織”,基本只做一件事:為農民護地維權。從2012年10月至2013年11月,“組織”假借市政府乃至中央名義,多次向村委會乃至開發商發“紅頭文件”,以阻止占地。該報直言,一個農婦假藉機構名義發文,看似荒謬甚至逾越法律底線,實則提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:“紅頭文件”比法律管用?
  上周,《中國青年報》一篇冰點特稿感動了不少人,講的是“開往北京的814路公交”。這趟跨越北京城區和河北燕郊的公交線路,見證著兩地奔波者的生活與雙城融合之痛。財新《中國改革》雜誌《號脈北京城市病》一文認為,解決京冀交通問題的唯一有效手段就是建設高速化、大容量、網絡化的軌道交通系統,但受制於機制掣肘,在現行財稅體制下,雙方只會集中關註本區域發展。
  所以,儘管很多睡在燕郊的人急切做著“北京夢”,對他們來說,更務實的選擇是每天掐指算好時間,在第一班814路出發前,站在等候隊伍的前面。而那些年輕人的父母為了幫忙占座,也要繼續起早。
  南都記者 王佳  (原標題:“掐”與“卡”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直營店

fi23fiwfz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